他们一行人,也都是宗门的内门弟子。

此番前来这里,是为了一些极为珍惜的西荒本土才产出的材料,似乎是杨文倩制作某样威力极强的符箓的材料之一。

其他人也各有目的。

来到西荒也已经有了两三年。

在不久前完成了各自的目标之后,准备回归,结果经过这区域的时候,冷不急防被那白色巨猿妖兽突袭,莫名其妙爆发了一场大战。

最终出现这一幕。

对此,

张清元心中唯有表示对方倒霉的感叹。

交谈之中,

彼此之间气氛也欢快了不少。

没过多久,当一行人休息恢复完毕,准备回归,也询问张清元等人是否一起同行。

张清元和林炎两人来此的目的尚未发现,自然不可能离开,是以两方人马也在依依惜别之中各自告别。

清新动人短发美女笑容灿烂可爱

杨文倩一行人往落雁城的方向回归。

张清元两人则是往蛮荒山脉深处探索进入。

直到杨文倩一行人离开,原地里也都变得空旷了许多。

唯有不远处的谷口上那一道道坑坑洼洼的洞口,以及纵横交错的裂缝痕迹,才证明先前爆发一场大战。

“还好彼此之间的目的不同,不然的话还真有些不好搞。”

眼见杨文倩一行人消失在远方。

林炎的身影出现在张清元身边,出声地道。

“怎么说?难道那地图线索不是独一份的吗,怎么还有可能被其它人知道?”

张清元有些好奇地问道。

“并非如此,地图可能是独一份,但也有可能有其它的一部分流落了出去,否则的话如果我们拿到完整的地图也不用那么麻烦地一一寻找了。”

“我所拥有的地图,并不完整。”

林炎微微摇头。

“应该没事,至少在落雁城附近,我们也没有听说过这边有什么洞府遗迹出世过的消息流传。”

“就算流落出去,问题也应该不大。”

“确实如此。”

林炎点点头,随后目光转向张清元问道。

“对了,你之前说的那个寻找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面对林炎的疑问,张清元没有回答。

而是思考了好一会儿。

忽然抛出了一个问题。

“你说为什么那妖兽巨猿会突然袭击杨文倩他们呢?他们一行人都是真元境修士,人多势众,稍微有些理智的妖兽都不应该会这般轻易袭击人类修士队伍才对啊!”

“而且,这方圆十几公里的地方我都感应过,灵气相对极为贫瘠,连一些山林之中的灵药都稀少无比,怎么可能会孕育出这样强大的一个真元境妖兽?”

“毕竟,浅水滩里面可支撑不了大鱼的生存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清元的目光有些微妙。

而经过张清元的提醒。

林炎仿佛也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凝,面上露出喜色。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如果林兄对那遗迹的描述没有错的话,那么那遗迹就应该在这附近!”

“那好!用神识搜索附近每一寸土地!一定要找到那地方的入口!”

“不用,我有更好的东西。”

说着。

张清元拍了拍手中的储物袋,一只比之寻常噬灵鼠要肥硕上一圈的通体雪白噬灵鼠随之出现在张清元手上。

“这小家伙,应该能够帮我们找到那地方的入口!”

……

与此同时。

正在朝着落雁城赶去的杨文倩一行人,正一边走路,一边谈论先前发生的事。

“那叫做张清元的家伙,实力还真是可怕,竟然能够在那一瞬间出手救人,顺带重创那巨猿妖兽,这等实力,在这次能够参加内门大比的弟子之中,至少排行在前五十吧!”

背上扛着一把长枪的男子,出声感叹地道。

“就凭他那一手速度,若是在擂台上交战,反正我是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

“没错,放眼整个内门,除了那些资深的内门弟子,新一代之中能够对付得了他的恐怕不多。”

人群会中,众人议论纷纷。

队伍内,一紫衣女修望向一路来似乎不曾怎么言语的闺蜜杨文倩,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副好奇八卦的样子凑上去。

“文倩,你在想什么?”

“难不成,你看上那小子了?”

紫衣女修瞪大两只亮晶晶的的眼睛,好奇地望着身旁的好友。

“小曼你在想什么呢!”

杨文倩没好气地敲了敲闺蜜的脑袋,那叫小曼的紫衣女子随之眼睛浮现出水雾。摸着脑袋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杨文倩对小曼这家伙的装可怜视而不见。

“那家伙,和我可是有着深仇大恨!”

“你之前不是好奇为什么我突然变得那么努力修行了吗?我唯一的动力,就是想要亲手将他击败。”

“哼哼,我杨文倩一生,不弱于人!”

“哦~”

紫衣女修长长的应了一句。

不过目光却是有些飘忽,望向天空。

脑子里面一幕幕血海深仇,爱恨交加,最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上百万字男女主角相爱相杀的狗血剧情在眼前一一闪过。

杨文倩忽然看到闺蜜眼角中缠缠绵绵,延绵不断的哀愁。

嘴角一抽。

这家伙,

没救了。

而就在众人放松,各自谈论之际,没有人注意到队伍之中的那个本地向导,有意无意之间看了身后张清元两人消失的方向一眼。

眼中某种光芒闪烁。

心中某种念头如同杂草般疯狂长出。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