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

厉衍瑾开车匆匆赶来的时候,夏初初还在睡,往日里嫣红的唇色,此刻显得很是苍白。

佣人坐在一边照顾着她,司机在外面走廊上坐着。

而且病房里同时住着三个人,来来往往的家属也有好几个。本来就狭小的病房,人一多,连转个身都困难了。

厉衍瑾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他。

因为大家都觉得,穿得这么整齐,又器宇不凡,一看就是有钱人。

而厉衍瑾的目光,独独的望向夏初初。

佣人连忙站了起来:“厉先生……您来了。”

他略显艰难的从门口走了过来,夏初初住在最里面的一张病床,露出的手背上还插着管子,还在挂水。

“怎么就住在这里?”他低声的问,“VIP病房是满了吗?”

“不是的,厉先生,当时我匆匆忙忙的,夏小姐都虚弱得站不起来了,我们又没有想太多,正好隔壁有一张空着的病床,就让夏小姐暂时委屈在这里了。”

“她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少女早安

“厉先生,夏小姐头一挨着枕头就睡了,到现在都还没醒来过。”

厉衍瑾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

他又问道:“她是在家吐了之后,才送来医院的吗?”

“是。”

“那她岂不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

“是的……厉先生,夏小姐一直都在睡着,我们就算想让她吃,也,也没有办法啊!”

佣人也察觉出来了厉衍瑾压着的怒气,也不明白是哪里就惹得这位不高兴了。

“出去吧。”厉衍瑾看着夏初初,朝她挥了挥手,“这里有我在。”

“好的,厉先生,那我就在外面候着,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佣人转身离开了。

厉衍瑾走到病床边,慢慢的伸出手去,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

算起来,应该有三四天没见到她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却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怎么他才这么几天没在她身边,她就把自己弄成了这个鬼样子,进了医院。

真是让人不省心。

说说,她这么能“照顾”自己,他哪里敢放手让她一个人去国外?

哪里敢?

哪里放心?

厉衍瑾弯腰,在病床上坐下。

这里真的太狭小太拥挤了,连个椅子都没有地方放,只能将就着,坐在床边上。

“夏初初啊,夏初初……”

他低声的叹息着,不知道要说她什么好。

但是,他现在见到了她,说起来,他突然觉得很高兴。

不然,也不知道他还要苦苦的等几天,才能见到她。

“我说把吓到了吧,夏初初,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我。可是,说,也爱我,不是吗?那为什么要躲?”

厉衍瑾像是在发泄心里的不满,虽然她听不到,但是当着她的面说出来了,也算是一种别样的解脱。

厉衍瑾收回手,四处望了望。

病房里还算干净,但是有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道,也不知道这消毒水味下面,又掩盖着多少味道。

隔壁两张病床上也躺着人,但都是些不相干的人。

厉衍瑾收回目光,继续默默的守在夏初初身边。

要不是怕吵醒她,他现在就抱着她转移到VIP病房去,不用在这里挤着。

她倒是也不挑。

厉衍瑾口袋里的手机,从他坐在这里开始,就一直响,没停过。

他直接调到了静音模式。

不过在调成静音模式之前,他接了助理的电话,只说了一句话:“一切等我回来再说,现在没空。”

然后他就把电话挂了,再也没去看过。

助理都懵了。

这几天总经理忙得晕头转向的。现在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突然就离开了公司,抛下一堆事情,还说他这些没空?

助理简直是一脸问号,但是没有办法,苦兮兮的继续去工作了。

病房里,没有办法一直保持安静,因为一直有人进进出出的,厉衍瑾也没有去管,目光始终流连在夏初初脸上。

他真想……抱一抱她。

直到后面,隔壁床的家属,十分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哎,们家的,这瓶水快吊完了,该叫护士来取针了。”

厉衍瑾这才反应过来。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要在怎么叫护士。

他下意识的去看床头,也没有按铃什么的,他怎么叫?

那人也看出了厉衍瑾的无措,但是这挂着的水眼睁睁看着就要完了,也耽误不得。

所以那人就干脆好人做到底,去帮厉衍瑾叫来了护士。

护士一看就是忙得团团转的,端着托盘匆匆的就走进来,直接拿着棉签在手上,然后一把拉过夏初初的手。

在厉衍瑾还没反应过来护士要干什么的时候,护士已经动作十分熟练的把夏初初手背上的绷带给撕了。

然后,在厉衍瑾伸出手去制止的时候,护士已经麻利的把针头给取出来了,还一边说道:“家属呢?来,按着棉签,起码按一分钟,不出血了再丢掉。”

病床上的夏初初,在手背上固定针头的绷带被撕掉的时候,就已经醒了。

她眼前都还是一片模糊的,脑子也是晕乎得厉害。

耳边只听见有陌生女人说话的声音,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声音,所以应该……不认识吧。

夏初初无意识的呻吟了一声,刚想把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就察觉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把她的手给握住了。

这触感……有点熟悉。

厉衍瑾还真的不习惯这急诊病房的规矩。

护士撒手让他过来摁着棉签,端着托盘又迅速的离开了,厉衍瑾站在原地,从头到尾都还没反应过来,没适应过来节奏。

哪里有人会这么的和他说话?和他沟通?

不管在哪都是有人客客气气的。

但是他眼角余光看到夏初初已经醒了,顿时也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在意这些了。

他张嘴想喊她的名字,但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厉衍瑾低头,摁着棉签,眉眼没有任何的波动。

夏初初的声音很轻很轻的响起:“……小舅舅?”

是小舅舅吗?她是看错了吗?眼花了吗?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