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借牛的事情,虽然侔洪氏一千个不愿意,但是妘载深谙侔洪氏的秉性,告师氏小贪,侔洪氏则是大抠,名为牛图腾,实为铁公鸡图腾,所以要打动侔洪氏,必须要拿出好处。

当然,妘载是不可能白送给侔洪氏好东西的,铁公鸡既然不拔一毛,那就想办法让他们自己把自己的“好处”拿出来。

“赤方氏!你莫要欺我侔洪太甚了!虽然我们曾经有许多恩怨,但现在我侔洪氏又是死人又是亏粮,还老被你借东西不还,这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也该消了,求求你滚吧!”

侔洪氏的巫内牛满面,那双眼看透了太多。

“诶呀,这次真是好事情,你担心什么”

妘载坐了下来,对于侔洪氏让他滚蛋的话就当没听到。

侔洪氏的族人有些懵逼。

巫刚刚不是还说要打倒羊村,现在怎么借出去的东西又不要了?

“赤方氏的巫!你借我们的号角呢!怎么不还!”

“对啊,我们的图腾呢!”

有一堆族人起哄,言辞不善,而妘载则是道:“号角会有的,图腾也会有的,谷子会有的,牛牛也会有的。”

“虽然你们侔洪氏上次卖给我们病牛,虽然我们曾经想过到你家来放火报复,但是看在大家都是南部诸野的同伴上,这个火我就不放了”

射手座女生喜欢向日葵

妘载这两句话,差点把侔洪氏的巫给气出高血压来。

合着你还想过到我家来放火!

“别不服气啊,上次病牛的事情怎么说的?剽窃煎煮法治死人的事情怎么说的?抢粮食的事情之后,你们截杀我们的事情怎么说的?”

“老牛啊,做人,亏本还是赚了,都要摸着自己的良心啊。”

妘载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侔洪氏的巫气的要跳舞。

“我不计前嫌来这里拉你入合作社,我也知道你小气哦不,我也知道你这个人对于个人生产畜力看的比较重”

他阿母的你说我小气了是吧!

侔洪氏的巫师瞪着眼睛,但是妘载接下来的话让他心神又是一震。

“牛这个交给农村合作社来耕种,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先进入油菜花田试一试么,加入一年有赚无亏啊,像是你这种畜牧业农户可以保留小农具和一定数量的家畜家禽,这有两份粮食以及油菜辅助收入,你一点也不亏,还能为合作社做贡献。”

最近南部诸野在搞这个什么公共油菜花田的事情,侔洪氏是知道的,正是因为觉得赤方氏搞得小部族都连成一片,又在让那些劳改犯修大路,让侔洪氏越想越不是滋味,但他又想得好处,又不想把自家的牛啊人力啊送到公田去

但还是那句老话,开的“价钱”够高,那都不是事情。

说白了就是部族利益至上,毕竟中原水利部门,共工在治水的时候还要先考虑自家部族,像是老牛这种小地主部落,考虑的自然更多。

山海时代部族需要什么利益?首先就是粮食,其次是生活水准,再次是人口,随后才是制陶,冶铜,骨雕,石刻,木工,畜牧业,渔猎业,果园种植

从刚性需求到软性需求,为什么那么多国家,什么厌火国,钉灵国,奢比尸人,羽民,青邱,这些国家的人都跑去中原做生意?

中原那可是大城市圈啊,有钱啊!那感觉就是八十年代乡下人进大城务工一样。

中原的东西销向八荒四地,都能卖的很好,同样八荒四地的东西销到中原,也能卖很高的价钱,因为中原人有钱,不仅仅是中原人,其他各个地区人,如果有看上眼的,就回去买。

自从神农氏开了个贸易集市,并且招呼天下人过来摆摊之后,中原各个地方纷纷效仿,东夷看的眼热也去效仿,而北方人想要效仿奈何天气冻手,而且更北面都是一些亡命凶徒,在草原上开个集市还不够被人抢劫的,只能做做牛羊批发生意。

互相交流促进商业繁荣,于是中原就越来越繁荣,所谓合作共赢,闭门造车那是不可行的,大部分人还是没有那种“开业吃三年”的手艺。

“牛要交给合作社,要交几头?交几年?牛犊下崽怎么计较的,归谁?牛的口粮是合作社提供还是我们自己给?牛生病是我们自己照顾还是合作社照顾?交给合作社一年,牛如果有损伤,导致的损失怎么算?”

侔洪氏的巫斤斤计较,生怕自己亏了,妘载觉得这家伙放到后世菜市场上肯定是砍价一霸,大爷大妈的领袖。

“你说,我都记着呢,回头我们这里讨论一个说法,你不要急啊。”

眼看这位牛头人已经有了合作意向,对于妘载来说,确实是好事情,首先把牛骗到手再说其他的,不然公田没有牛去耕作,只凭借老人们,虽然都是图腾战士,但是赤方氏的图腾没有恢复,力量上肯定不如别人。

而且赤方氏自己也缺牛。

妘载也想过让登涉们过来耕地,但是一想想,河马好像干不了这个活,如果是犀牛大象还差不多,主要是河马不能长时间离开水,不然就会躁动。

“先把侔洪氏骗来加入合作社,让他们贡献点耕牛,然后各家分配两至三头,缓解一下劳动力,再狠狠砍他两刀,至于牛犊子”

这一点确实是要好好谈,按照侔洪氏的死抠门德行,这老家伙的意思,明显是觉得,如果牛下崽了,那牛犊也还是他们的。

“真是铁公鸡啊,合着这是让合作社帮他们养牛呢?算盘打的噼啪响,不过这个年代,牛的重要性确实是比大熊猫还要大。”

大熊猫这个时候应该是叫做白罴,毕竟铁器时代还没开始,食铁兽的名头自然也就不存在,但是那种憨批的气质已经正在酝酿成形,这东西这个事情,好像也只能杀了吃肉。

因为白罴似乎有跑到部落偷东西吃的行为,在山海这个年代,人和万物争肉,我自己都不够吃的,你还来偷?

“我的意见提完了。”

侔洪氏的巫如此表示,并且告诉妘载,如果合作社能够把他提出的这些问题,都给出一个满意的解答,那么他就加入合作社,并且贡献大牛四十头!

而从这个时候开始,侔洪氏的巫之前那种不耐烦的态度就消失了,取而代之则是有点兴奋。

因为权衡利弊之后,他发现入社确实是好事情。

有利可图那当然要搞啊!

但妘载则是道:“四十头不行,少了,至少六十头。”

“老牛啊,你这点牛,四十头一家只分到一头半咱们谈就好好谈,你得拿点诚意出来,都让你家粮食翻倍了,就这点牛我很难帮你办事啊。”

“还可以继续商量的吗。”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