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知道错了哥……”

皇甫奇哪怕是所谓的皇城第一武道天才,也是不敢在自己这个亲大哥面前造次!况且,今天这个场子,他还指望着大哥帮他找回来呢!

而且,根据皇甫奇对自己这个哥哥的了解……一旦自己这个大哥开始找自己的麻烦,那就说明,他这是打算为自己脱罪了!

没错,就是脱罪!恰恰相反不是要放过那个不知死活的来自世俗位面的小子!反而是找到一个理由之后,狠狠的出口恶气!甚至是不介意直接轰杀!!

“错在哪儿了??”皇甫傲问道。、

皇甫奇长出口气,咬牙道:“我,不该招摇撞市,不该显山露水,不该大晚上的跑出来找麻烦……”

“你放心大哥,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以后永远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好!!你断的这条手臂,大概是没有机会重新续上了,明天,我带你去魏家内阁,挑选一门适合独臂练习的功法!可保你的实力不会下降!相反还会迅速的增长!!”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皇甫奇点头:“今天的事情,我知道错了,谢谢大哥了……”

这时候,皇甫傲直接点了点头,满意道:“知道错了就好……我皇甫家的孩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谢谢大哥原谅……谢谢大哥的教训,我一定铭记在心!”皇甫奇点头!

“嗯!教训,呵呵……”

吉他少女脸色通红阳光下写真

这时候,终于,皇甫傲慢悠悠的转过身来,浑身上下,当即充斥着一种强烈的肃杀之气!

“教训是可以!但是,我皇甫家的孩子,只能我皇甫傲来教训!别人,不配!!”

说着,皇甫傲直接转身看着杨辰:“小子!你听明白了吗??你,不配教训我皇甫家的任何人!没有资格!尤其是,一个来自世俗世界这个垃圾位面的家伙,更加没有资格!!”

“哦……”

杨辰点了点头,指了指地上的一条手臂,无辜道:“那怎么办?我已经帮你教训了,呵呵……”

这时候,皇甫傲已经不打算再继续废话了!

所有人,战战兢兢的,看着皇甫傲!

但见,皇甫傲的右手,猛然间,直接捏在了一个红酒瓶上面!

顿时,右手内劲催动!

“彭!!”的一声,那红酒瓶直接炸裂开来!锋利的玻璃碎屑当场炸裂开来,犹如刀锋一般,伴随着酒吧中昏暗的灯光,更是给人一种极寒极阴的感觉!

下一刻,皇甫傲直接从吧台上一堆玻璃碎屑中,挑选出了一个最为锋利的玻璃片,轻哼一声,毫不客气的扔给了杨辰!

皇甫傲道:“小子,我给你一个保留尸的机会!现在,自己割断自己的脖子!当场死在这儿吧!!!”

“呼……”

所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得不说,皇甫傲真的足够狠!

他说的倒是轻描淡写,满脸的无所谓一般,可,这却是在陈述一种死法!不,而是命令一种死法!

这,就是掌握生杀大权的掌权者的威压!

有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人家亲自动手,只需要给你一个死去的办法!你,就必须照做!

否则,会死的更惨!甚至,会死无尸!!

相比之下,人死了,若是还有机会能够保留尸,就已经不错了!

或许,已经是得到了一种恩赐和馈赠!

“唉……”

有人,已经暗暗的摇头了!

“意料之中啊……”

“这个外来者,不知道天高地厚,终究是惹上了魏家十二都尉之一的皇甫傲,最后还能留尸,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惜了,可惜了啊……”

“谁再张口聒噪,下场和他一样!”这时候,皇甫傲直接不耐烦的目光冷冷扫过众人,轻哼一声:“玻璃渣还有这么多呢!给你们一人分一块儿也足够了!!”

“哗!!”

此话一出,原本议论纷纷犹如石锅爆豆一般的声音几乎是当场戛然而止!

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