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其实喝了那杯酒之后,蓝草的脑袋已经开始有些胀痛,胃也隐约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

听欧阳清风这么说之后,蓝草也没有再说什么,扶着桌子起身,不过她刚站起来,脑袋忽然一晃,双脚一软,整个人竟然往后倒了下去。

欧阳清风目睹蓝草的不适,及时伸手去拉了她一把,不过蓝草的手软软的,一点一点的从她的手里滑落,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丫头,没事吧?”欧阳清风赶紧过去查看蓝草的情况。

蓝草还是有意识的,只是忽然觉得疲惫,什么话也不想说,就那么闭着眼睛躺在那里。

对面山上,夜殇透过望远镜目睹了蓝草摔倒的过程。

他坐不住了,转身就大步离开。

沙凌没有看望远镜,所以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夜殇急匆匆离开,他很纳闷,“夜少,这么晚了,您这是要去哪?”

‘她晕倒了,我过去看一看,不要跟来了,就在这里继续观察下面的动静。’夜殇一边走,一边简单的吩咐。

“好的。”沙凌恭敬的回了一句,可夜殇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用说,能让夜殇有这种反应的,估计是蓝草出了什么事情。

空气刘海锁骨短发女清纯唯美写真

想到这里,沙凌赶紧回到望远镜的位置观察下方别墅。

从他们这个角度,可以观察到欧阳清风房间阳台的动静,而且画面很清晰。

也正是因为看到蓝草出现在画面中,夜殇才站在了望远镜的镜头前,替换他观察欧阳清风和蓝草在阳台上的一举一动。

透过望远镜只能看到画面,听不到两人在谈些什么,不过可以通过两人的面部表情进行观察。

夜殇一定是观察到了什么不对劲,所以才会看到蓝草不对劲之后,这么紧张的离开。

可是夜殇这么一做,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他们可是计划好要等大鱼现身的,现在大鱼的影子都还没有见到,夜殇就把水给搅浑了,这样合适吗?

透过望远镜,沙凌看到了阳台上的一片混乱。

关颖和西西先后跑了进来,一起把蓝草搀扶进了房间,欧阳清风是组后一个走进房间的,沙凌看到了欧阳清风脸上流露出担忧的表情。

看来,欧阳清风并不像一开始那样对蓝草冷冰冰的,看到蓝草晕倒,她还是会担心的。

没错,欧阳清风看到蓝草忽然晕倒,确实很担心。

毕竟蓝草是孕妇,一旦晕倒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且这栋别墅里也就她们几个人,要是蓝草发生了什么意外,她就解释不清楚了,这才是她担心的所在。

西西和关颖把蓝草扶进了房间,欧阳清风让她们把蓝草放到了自己的床上,然后就坐在床边握着蓝草的手轻轻的喊她的名字。

“小草,还好吗?听到我说话就睁开眼睛吧,不要吓我哦。”欧阳清风在蓝草的耳边轻轻的呼唤。

她能感受到蓝草手里的温度,也能感受到蓝草略显粗重的呼吸,因此判断蓝草此刻还是有意识的,只是自我封闭不想睁开眼睛罢了。

西西跑去拿药箱,很快就提着药箱回来了。

她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剂,说,“欧阳小姐,这里有一种可以舒缓情绪的药剂,让蓝小姐服用比较合适,她晕倒应该是因为紧张焦虑的缘故,所以她需要吃这种药舒缓一下焦虑的情绪。”

欧阳清风没有回应,只是握着蓝草的手坐在那里。

关颖则不悦的盯着西西,呵斥,“她是孕妇,怎么可以乱用药?”

西西不服气的反击,“请看看这药的说明,上面标明孕妇可适用,但需少量服用。”

‘既然说明书上特别注明孕妇需少量服用,那么就说明这种药对孕妇还是有很大的副作用的,所以为了谨慎起见,还是不要让小草吃了,西西,把药放回去。’关颖简直用命令的口吻阻止西西给蓝草吃药。

西西依旧不服气,她鄙夷的扛着关颖,“关小姐,一个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哪懂孕妇可以吃什么药,而什么药不可以吃吗?我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这些,我比懂。”

关颖冷笑,“这说法还挺奇怪的,正常人都知道孕妇是不能乱用药的,既不是医生,怎么可以这么肯定小草可以吃这药而没有副作用?我看是不正常了,才会这么说。”

被说自己不正常,西西一下就恼了,‘关小姐,请说话注意点,说谁不正常呢?’

‘说的就是呢,算有点自知之明,还知道我是在说不正常,也就是这样不正常的人,才会时刻想着要伤害小草肚子里的孩子。’

“关颖,说什么呢?”西西彻底的怒了,甚至想冲过去跟关颖打一架。

这时,欧阳清风开口了,“们两个都给我安静点!”

她这话一出,西西想要去揪关颖头发的想法才作罢。

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看到欧阳清风问都不问自己自己手里的药要不要给蓝草吃,西西有些沮丧。

躺在床上的蓝草,呼吸越来越均匀了,似乎是睡了过去。

“关颖,到门口迎接一下客人,记住,是正门。”欧阳清风忽然说了一句。

‘什么?有人来了?’西西很是惊讶,转身就要走。

这时候,欧阳清风又开口了,‘西西,留在这里,关颖去就好。’

西西不满,“欧阳小姐,关小姐刚到这里来,不懂这房子的构造,怕是连正门在哪里都不清楚。”

欧阳清风淡淡的笑,“她曾经在这栋房子住了好几年,如果连正门都不知道在哪里,那她就太愚蠢了。”

闻言,西西傻眼了。

什么意思?关颖曾经在这栋房子住了好几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西西震惊的表情,关颖冷笑一声,便离开了房间,去正门等候那个深夜到访的客人。

没错,她曾经在这栋房子里住了三年,对房子的构造清清楚楚,又怎么会不知道正门在哪里?

她不仅知道正门在哪里,还知道怎么打开那扇门,哪怕那扇门被从外面给反锁了。

不过,事实是,那道从外面锁上的正门并不用关颖打开,来访的客人便轻易的从外面打开了。

More about: